關於部落格
  • 66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韓國政府花二兆打造東亞新金銀島

 

今周刊 第491期   / 王之杰

讓台北也羨慕的濟州大開發
濟州正好位於東亞五大都會:漢城、北京、上海、台北、東京的中心,在濟州周邊兩小時飛機航程的範圍內,總共有十八個人口五百萬以上的城市,七.五億人的市場。韓國政府打算用新台幣一兆元,將這個貧瘠小島打扮為綠色的東亞新金銀島。

 
「對不起、請讓位!新加坡先生!」
對於常觀看CNN等國際電視媒體的人,對這個電視廣告可能有些印象。影片中,一個象徵韓國濟州島「石神像」的棋子,站在西洋棋盤的中間,把另一個神似新加坡國家圖騰的另一個獅棋,硬是擠下了區域競爭的棋盤。廣告最後出現:「濟州!一年四季都是投資好季節(Always in investment season!)」。敢發出「打倒新加坡!」豪語的,正是孤居韓國南端的小島——濟州。 這個因前總統府副祕書長陳哲男涉足賭場照片,而在台灣聲名大譟的小島,正野心勃勃地向世界喊話:「我們要變成東亞的新區域中心。」 任何一個企圖發展區域中心的城市,第一步要做的就是降低人流、金流及物流進出的障礙。為了讓濟州的地理優勢充分發揮,韓國政府史無前例的在二○○二年通過「國際自由城市」特別法,將韓國最大的離島畫定為免簽證、免關稅的「國際自由城市」特區。更計畫在二○一一年之前,以政府預算及引進外資方式,砸下新台幣一兆(相當於三分之二的台灣中央政府總預算),將這個面積比台北縣還小、人口比板橋市還少的小島,改造為東北亞的「新加坡」。 通過特別法濟州爭東亞新區域中心
從○二年開始,這個計畫實施至今已屆四年,雖仍在準備階段,但根據濟州省政府統計,目前已有新台幣二千五百億元的資金已經或準備進駐;到濟州旅客人數也從兩千年的四百萬人左右,在去年突破了五百萬大關;高爾夫球場從十座增加至四十座;人均所得更從六年前的七千八百美元,在今年預估將突破一萬五千美元大關,幾乎翻了一倍。 若濟州國際自由城市計畫在五年後如期完成,這個「風多、石頭多、寡女多」的「三多」不毛小島,人均所得將超過兩萬美元,一舉超越台灣的水準。
 
是什麼原因,敢讓韓國政府砸下大錢,建設這個資源貧乏的小島?
地理位置是濟州的首要優勢。攤開地圖可以發現,濟州正好位於東亞五大都會:漢城、北京、上海、台北、東京的中心。東邊有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日本,西邊有世界引擎——中國,加上韓國及台灣或香港、新加坡,在濟州周邊兩小時飛機航程範圍內,總共有十八個人口五百萬以上的城市,七.五億人口的市場,只要「地球是平的」趨勢不變,全球化持續發展、東亞經濟力持續強大,濟州就有順勢躍升的機會。 另一個原因當然是崛起的中國。主導整個改造計畫的半官方公司——「濟州國際自由城市發展中心」(Jeju Development Center, JDC)副理事長金哲熙直截了當表示,目前JDC負責以觀光為主軸的七項自由城市開發計畫,「全部都是衝著中國市場來的!」 他表示,目前中國政府雖仍然限制居民出國觀光,但未來開放規模一定會擴大,他估計,未來每年中國旅客觀光需求至少有一億人次。 目前雖然香港、澳門是中國觀光客最重要的旅遊目的地,但每年也只能吸納約一千萬人次左右,一旦中國進一步開放民眾出國觀光,或者是中國人均所得進一步增加,「未來市場需求不可限量」。因此,在濟州只要是重要的標誌,無論是高速公路路標、觀光公車站牌或地下街商場,隨處都可以看到中文標誌。 路標皆中文展雙臂擁抱華人觀光客
根據統計,包括大陸、香港及台灣在內赴濟州觀光的華語區旅客人數,在去年第一次超過日本,成為對濟州觀光產業貢獻最大的族群。三年前隨丈夫到濟州教華語的老師,就表示:「濟州這幾年是變了,不少優質的大廈公寓、新社區紛紛成立,華語的需求也不斷上升。」 除了降低人流、物流、金流進出濟州的障礙及租稅減免的措施之外,中央政府及濟州省政府還合作端出了七項重要的先導計畫,包括:尖端科技園區、長居及美容休閒中心、興建類似迪士尼的神話主題樂園、擴建現有的觀光園區、建立大型購物城、在南部西歸浦市建立遊艇港灣區,及擴建濟州機場成為自由貿易區,光這七項先導工程,就將投入新台幣一千二百億元。接著還準備興建六處新的觀光園區及擴大免稅店的規模,終極戰略目標就是建立濟州成為東亞的新觀光休閒區域中心,預計到二○一一年,包括民間及政府,投入總額約新台幣一兆元。 目前進度最快的就是尖端科技園區,去年已經開始動土,整地將在明年結束,因為祭出三年免稅、後兩年稅率減半的優惠,已經有八十五家網路及生技公司提出申請,以租用或買斷方式進駐,園區還包括外語中小學、高科技別墅區及濟州大學科技研究中心等。金哲熙表示,為保持濟州的自然環境,引進的科技公司都以無汙染的為主,如:網路、生技或能源科技相關產業,韓國國內進駐名額已經爆滿,目前就希望外資進駐。 韓國政府為吸引外資,特別在國際自由城市特別法中規定,有關此計畫的所有相關投資或申請文件,都可以英文文件提送。濟州省政府觀光局處長李英哲(譯音)表示,雖然省政府沒有這麼多的法律外語人才,「但我們有相當多的韓裔美國人旅居海外,他們嫻熟兩種語言,因此英文文件完全不是障礙。」 搶「變臉」產業整合美容與休閒中心
這七項先導計畫中最特別的應該算是長居及美容休閒中心。看過○○七電影第二十集《誰與爭鋒》的讀者,一定對劇中位於古巴小島上的「美容」中心有一定印象,因為劇中那個北韓的邪惡男主角,就是在神祕小島上,把東方面孔「變臉」成金髮碧眼的西方帥哥,濟州規畫的長居及美容休閒中心,雖然沒有通天的本領東西臉孔互換,但濟州企圖變身成為東亞的美容「變臉」中心的目標,確實存在。 負責整個計畫的執行經理朴載義(Jae Mo Park)(譯音)就指出,韓國的美容技術獨步亞洲,價格又合理,先導計畫準備在風景怡人的濟州南部海邊建立一座可容納三百人的養生美容旅館,希望招徠「整型養生團」,遊客可花一個月的時間避居在這裡,或整形美容,或進行體質調養,旅館會提供各樣的休閒設施,也有美容醫生就近照顧。 更好的是,整形完不必忍受「見不得人」的過渡尷尬期,大可以輕輕鬆鬆度假,等到傷口復元,以另一個全新的面孔再大大方方回國,一則可兼具休閒、養生及美容,另外,因為傷口已經大致復元,也可將出國整形的風險,降到最低,正是最新形態的觀光方式。除了美容養生之外,濟州在這片基地也籌備了一五○○戶的優質退休長居住宅,類似日前躍上新聞版面的埔里長住(long stay)計畫。 整體計畫投資金額約兩億美元,由「濟州國際自由城市發展中心」(JDC)這個半官方公司先行出資○.六億美元進行收購土地及基礎建設,同時與有興趣的外資洽談,最後JDC會與雀屏中選的業者組成資本額約兩億美元的合資公司,JDC用土地及其他資產作價,取得合資公司的股份,共同承擔投資的風險,當然也共享投資的獲益。 這種方式與台灣重大公共建設幾乎採BOT方式承作,有很大不同。金哲熙表示,韓國中央政府依據濟州國際自由城市特別法,提撥預算,以公司法人名義成立JDC,由這個中心擔任購地、開發及規畫等基礎建設,待基礎穩定後,再透過召商引進外資或本地資金,共同成立公司。 而JDC的財源除了政府預算之外,也透過發行基金及經營濟州島的免稅商店取得,減輕國家財政負擔,同時再透過在合資公司掌握的董監席次,確保濟州觀光資源不被濫用,甚至未來將以合資公司的名義,到股票市場掛牌,取得後續經營或擴建基金。 「我們當然知道,七項計畫一起做花費將相當大,因此在第一階段,只挑前三項著手。」金哲熙表示,最懂大陸觀光市場的香港商人,對濟州的幾項計畫都相當感興趣,特別是長居及美容中心及尖端科技園區,一些港商表達相當高的興趣,若無意外,雙方在今年六月會簽定類似備忘錄的文件,另外一項先行起跑的神話主題樂園,目前有一個財力與迪士尼相當的娛樂集團表達高度興趣,雙方也正在洽談中。 不過,他也不諱言,這樣大規模進行建設,確實碰到濟州島內居民的一些反彈,特別是賭場。金哲熙表示,以澳門的經驗來看,博弈是吸引觀光客最佳的武器,然而,濟州居民生活雖清苦,但民風相當純樸,以前就以「三無」——「無小偷、無乞丐、無大門」著名,對賭這檔事相當反感。目前濟州八個賭場都隱身大飯店,規模都不大,且只准外人進入,就是與當地居民妥協的結果。也因此,在規畫國際自由城市時,才會推出七個不同面向的計畫,希望在環境及民風保護下,仍能得到不錯的發展。 曾在政大東亞所拿到博士、現任濟州大學中文系博士班教授的金中燮說,濟州在韓國一直有特殊地位,與朝鮮半島的關係,有點像台灣及大陸,處於半獨立狀況,因此韓國政府才會順水推舟,讓濟州在地方自治及經濟發展上,保留其獨特的地位。 脫離邊緣化逐漸向觀光事業挪移
無論如何,韓劇《大長今》中的邊疆流放地——濟州,在有心人的主導下,已經脫離邊緣、清苦的形象,逐漸向東亞觀光事業的舞台中央挪移。 前澎湖縣長賴峰偉在前年底曾率領一個九十人的考察團到濟州,對濟州發展觀光的努力印象深刻,在其報告書中,有這樣的描述:「據隨團導遊表示,七年前他首次帶團前往濟州,斯時濟州仍然是一片蠻荒,但七年後各種觀光資源陸續被開發,今日的濟州已非昔日吳下阿蒙! 濟州變身為「國際自由城市」的計畫能否成功,也許仍在未定之天,但韓國政府卻趁著中國躍起的大勢,幫這個原本的貧瘠之地,創造了無數招財進寶的機會。地理位置更好的台灣,恐怕得多加把勁了! 三通不通 濟州最樂
台灣與大陸遲未直航,讓香港及澳門這兩個轉機點,賺走不少銀兩,不過四年前濟州變身為國際自由城市之後,也逐漸吸納了一些有轉機需求的台商。 以航程來看,台北到濟州僅需要1.5個小時,與台北飛香港或澳門的時間差不多,但從濟州飛到上海只要1小時到1個半小時,若將轉機等候時間算進去,從濟州轉機,台北飛上海,只要4小時就可到達,較從香港或澳門轉機,可省去1至2小時左右的時間。 到北京就更近了,一般而言,從香港或澳門轉機至北京,約需7至8小時,但經濟州轉機,上午10點半從台北起飛,下午3點半就到北京首都機場了,前後花費時間僅5.5小時,確實省卻不少轉機飛行時間。 也因為飛行距離短,油料較省,票價也比較便宜。以飛北京的票價來看,目前經濟州最便宜的量販票價格可下降至10,000元左右,而一般經港澳班機,最便宜的票價也要12,000元左右。因此今年不少利用五一假期來台灣的大陸觀光客,就借道濟州光臨寶島。據了解,積極北進的鴻海集團也希望旗下員工,若要到北京,多多利用濟州這條航線,既省時又省錢。 最先看上濟州這條航線的遠東航空,也最早嘗到甜頭。遠航早在2003年10月,首航台北經濟州飛上海航線,到目前為止,台北到濟州第一段航線,比頭一年旅客人數成長5倍,而第二段與上海東方航空合作,由濟州飛上海的旅客人次,更成長近9倍。濟州已經成為遠航最重要的國際航線之一。 也因為濟州這條新興航線的挹注,使遠航在國際油價持續飆高下,第一季虧損逆勢由1.3億元,大幅縮減為3,400萬元。不過,因為目前每天從濟州飛上海的班機只有兩班,飛北京只有一班,就便利性及選擇彈性來看,濟州這條到大陸的捷徑,可能還有改進的空間。(更多精采內容,詳見《今周刊》第491期) 本文章經《今周刊》授權刊登
更多內容請詳閱本期《今周刊

資料來源 摘自:全球華文行銷知識庫

資料來源 :1758網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